第20章 就是想知道
A+ A-

云野鹤满身黑衣,冷面蹙眉。

林清染微愣:“王爷不是赶赴青州处理公务了吗?”

对于云野鹤的行踪,她也有所打听。

毕竟她奔赴都安县便是为了找到关于杨老尚书被害的线索,以报答云野鹤之前对于她的救命之恩。

眼下两人相见,属实让人措手不及。

云野鹤的诧异其实不比她少,他将面前的人仔细打量一遍,随后才反问道:“青州的事情铭轩也能处置,本王离京本就是为了都安县之事,青州不过为了掩人耳目罢了,倒是你……”

说到这里,他微顿了顿,想起什么,目光一厉:“相府的大火是你放的?”

相府突起大火,灵州搜查,两件事放在一处都绝不会有人将之关联,然而林清染现在站在这里,加上灵州守城之人对他的“重点关照”,云野鹤当即便什么都想明白了。

只是,林清染不借此离开,来都安县做什么?

他静静望着林清染,听见面前明眸皓齿的女子浅笑嫣然:“其实也不算是我放的,是大哥设计让我离开相府的。”

“灵城已经被查,进出都极为严格,想来林展庭所施计谋已经被林相勘破,此处有杨老尚书案在,并不适合久呆,还是尽早离开为好。”云野鹤提醒。

其实现在他们所在的处境就不适宜这样交谈,更不适宜让林清染站在这里。

但是望着面前笑意温和的女子,云野鹤心里有个猜测,林清染是不是因为他所以身在此处,他迫切想要弄清这个问题的答案。

虽然改变不了他们间的处境和差距,可……他就是想要知道!

“是我自作多情,以为王爷无暇顾及这里,所以想到这里找找杨老尚书案的线索交给王爷,也算报答王爷先前的恩情。”林清染如实告知。

云野鹤望着身前眉眼如初的女子,对于她的答案满意又不满意。

是为了他,但是,是为报答恩情。

他神情冷淡:“此处危险,你还是尽早离开吧,本王自会好生找寻线索。”

道理确实是这么说的。

林清染抬眼看他,却是问道:“王爷先前就来查过吗?”

“并未。”云野鹤直接道。

“既然这样,王爷一无所知吧,我倒是知道一些,咱们两人分头寻找,速度也能更快,也算我报答王爷恩情,总不能让我白走这一遭。”林清染坚持留下。

云野鹤没有反对。

两人将整个书房翻了个底朝天,只是最终,也只有林清染找到的那本书卷颇为可疑,她递给云野鹤:“王爷瞧瞧这个。”

云野鹤抬手接过,快速打量几眼后拍案定板:“就是这个!”

得知找对了东西,林清染彻底放下心,然而就在两人要离开的时候,云野鹤突然顿住脚步,同时,他还伸手拉住她的手腕。

黑暗之中突然来这一下,林清染惊得不轻,不知所措望向云野鹤,然而只是一瞬,她眼前一花,回过神来时已经被云野鹤抱着抵进一处凹槽处。

这是两人刚才翻过的地方,一幅画有着极浅的夹层,若是一人躲避进来绰绰有余,两个人的话……林清染低垂眼帘,目光落在云野鹤颈脖处的肌肤,感受着周身包裹的男子气息,脸上不自觉升起两抹微红。

她之前作为战地记者,与男子多有接触,可这么亲密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云野鹤亦是低垂着眼眸,他目光落在林清染的身上,女子馨香直扑面门,他眸光微深,脑中不由自主显出之前林清染中药之时,那副妖娆求欢的姿态。

一时间,他心中满是旖旎。

随后,消失殆尽。

屋门被人小心推开,杂乱脚步声响起,云野鹤眸光陡然变得锐利,长臂一伸,将林清染轻易夹在怀中,缓缓动起了脚步。

这间书房分为内外两室,刺客身在门口,但难保他们不是为了什么东西来的,四处搜查,是以云野鹤先一步离开那处隐蔽地,转而进了内室。

内室之中空间不大,只放了一张软榻以供休息,最主要的是,内外室之间是用一张布帛相隔,外室的人是能从下方看见内室的情况。

他们两人,四只脚,怎么看都不合适。

是以云野鹤先将林清染放置在榻上,随后以身覆上。

他双手撑在林清染头旁两侧,四目相对。

两人之间其实并无接触,但这样的姿势,林清染咬唇转过脸去,想到之前杨老夫人提起,说杨老尚书从来“敬重”(怕)她,以致于书房中供于休息的软榻都从来不大时,更是羞涩得厉害。

她望着布帛之外的地上,努力转移注意力,以免让自己多想,殊不知此刻想歪的人根本不止她。

云野鹤瞧着他眼前,因着林清染转头露出的颈脖,只觉得方才还若隐若现的女子馨香更为明显,诱人。

尤其颈脖处的白皙肌肤,让他有种俯身埋首的冲动。

他不敢放重呼吸,额上被憋出汗渍,顺着他的脸颊低落,消失在林清染的衣襟之上。

“被人翻过了。”

“内室呢?”

外室传来极其短促的对话,云野鹤当即变幻姿态,俯身揽住林清染腰身,运起内力足尖轻点,攀上房上横梁。

空气流动,两人各自清醒些许,然后再次以一种难以言喻的姿态同立于横梁之上。

林清染畏高,这时更是紧紧搂住云野鹤腰身,不敢松手,哪怕察觉他那处明显的抬起……

她羞红了脸,不知如何是好。

两人间紧紧相贴,云野鹤眸光幽深,瞥着内室里被人细细检查,喉结难耐滚动。

“榻上有温度,人怕是刚走不久,咱们要不要追?”

“确定没找到东西吗?”

“没有。”

“那咱们追,顺便一把火烧了这里,离开的人未必找到,既然咱们得不到,那就谁都别想得到。”

黑衣人共同商议,些微火光燃起,顿时点燃了一处巨大书架。

火光冲天,黑衣人逐次离去。

书房外传来“灭火”的声音,林清染呛得不行,连连咳了几声被云野鹤带出书房。

门口围满了人,两人只得破窗而出,仓皇之下,云野鹤踉跄一下,两人在草地上滚了好几圈。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