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是我
A+ A-

“女儿知错,再也不敢了,还请爹爹息怒!”林清柔作可怜模样。

她到底是未来的太子侧妃,林相稍作训斥便让她离开。

林展庭皱眉:“二妹妹这样狠毒跋扈的性子,迟早要惹下大祸。”

“她若是真没有点手段,咱们相府日后如何在太子后院中占的一席之地?”林相冷哼:“今次的事情,我姑且不允你清算,你去传了消息出去,就说相府大火,乃是凤凰涅槃之征兆。”

“父亲……”林展庭意欲劝说,林相却依旧摆手:“你先退下,后续之事莫要多管,若是有人问起林清染行踪,就先瞒着,整个相府暂且都不准提及此事!”

林相还是不愿放弃捉拿林清染回府,他与手下商量:“找不到大小姐行踪,那就在灵城之中挨家挨户的搜,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底下小厮奉命离开。

整个灵城顿时开始彻夜搜查。

“停下,搜查!”

灵州门口,一辆马车被拦下,守城之人怒喝,铭轩从马车上跳下,轻哼:“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谁的马车!”

马车上坠着一枚雕着白鹤的玉佩,象征着当今三王爷云野鹤出行。

本是不该搜查之人,然而守城之人眸光微闪,好声好气道:“还请王爷见谅,刑部之中丢了个死刑犯,据查是逃到了灵城之中,丞相大人已经请旨搜查,任何人都要搜查,我等也是奉命行事,您看……”

铭轩大怒:“放肆,你的意思是王爷会窝藏死刑犯不成!”

守城之人不语,捧出了圣旨。

“你!”铭轩气恼。

身在马车之中的云野鹤却是出声:“铭轩,莫要多说,既是奉旨行事,那便让他们查!”

云野鹤身着亲王蟒袍自马车上走出,冷着脸看着守城之人不信邪的里外搜了好几遍:“怎么,还未搜好?”

马车被里外搜了几遍没有人影,云野鹤动怒,守城之人终是不敢再搜。

但是……启程不久,铭轩瞧着身后的鬼祟身影,重重冷哼下:“这帮人疯了不成,丢了死刑犯与咱们何干!”

“那便莫要搭理他们,咱们做咱们的事。”

云野鹤心中也有疑惑,想到他这回出来的目的,低声道:“不等抵达青州再做行动了,安排人手,本王先去都安县。”

是夜,马车停下休整,众人住进客房,第二日清晨,三王爷一行出发。

看着鬼祟之人跟着一同离开,云野鹤乔装打骑马从小路抄近赶往都安县。

与此同时,林清染坐在茶楼之中,听着说书人惊堂木一拍,说起相府的凤凰涅槃一事,明明是起火灾现场,愣是传的神乎其神。

心知定是林相查出端倪,不愿轻易放过她,林清染眸光微闪,并不放在心上,只要她不去官府,林相想找她,根本是天方夜谭。

“府上出了个凤凰涅槃的女子,林相这回算是熬出头了,总不像咱们,老爷致仕后只能离开京城,屈居于一个小县城。”

听着身旁杨和豫家眷叹息声音,林清染轻笑接话:“这位夫人这叫什么话,杨老尚书虽然致仕,但风骨流传,更是记载于史册之上,青史留名!”

好话谁都爱听,那位夫人转眸看来,打量着林清染满身清雅,浑身温润之气,挑了挑眉梢道:“这位姑娘怎知老身说的是谁?”

面对问话,林清染不急不缓回道:“老夫人有所不知,小女子初来都安县,暂时落脚之处就在杨府旁边,有时能遇上您出行呢。”

“哦?这般巧合?”老夫人将信将疑。

林清染走到老夫人身旁,掩袖笑道:“这可不是什么巧事,不瞒老夫人,小女也是京城名门出身,只是不小心惹了贵人,家里这才将我安置出京城避避风头,本是仰慕杨老尚书家风,特意在杨府附近住下,谁知小女子刚来,就听闻杨老山尚书过世的消息,还请老夫节哀。”

她半真半假言说,杨老夫人却是信了大半:“原是如此。”

见她并无什么奇怪作态,林清染轻笑开口道:“不知小女子可有幸与老夫人一处?”

“自然可以。”

杨老夫人和善,又喜评说,林清染打听了她这爱好后日日都来此处,此时跟她言说起来倒也不落下风。

老人本就喜热闹,突然有个与她说话的人,杨老夫人态度顿时和缓起来,说话越来也没有顾忌。

只是对于杨老尚书的事情,还是缄口不言。

林清染也不气馁,日日与杨老夫人套着近乎,只说评说,再不提杨老尚书之事,直到得知杨老夫人上山拜佛时,跟了上去。

杨老尚书去世三月有余,杨老夫人背过笑辈哭的止不住,林清染凭着先前混了眼熟,此刻递上手帕也没被拒绝,听着杨老夫人抽噎说起杨老尚书的事情,极为耐心。

随后她有意引导,倒是问出了些有意思的东西。

杨老尚书生前,曾有人多次于深夜拜访,会见这些人时,杨老尚书总是会不顾礼仪,在书房将他们破口大骂。

书房……

得了线索,林清染陪着杨老夫人一同回府,悲伤不已的杨老夫人牵着林清染的手,俨然将她当作安慰。

细问之下,发现林清染一人独自生活,傍晚时候干脆让林清染在杨府住下。

“这如何可以!”

林清染开口推拒,实则对这个送上门的机会极为欣喜。

“就当陪我这心里难受的老婆子说说话。”杨老夫人极力挽留。

林清染半推半就应下,一直陪着杨老夫人到了深夜,看着杨老夫人入眠,她起身要回客房,此刻天色已晚,杨府四处无人。

实在是个不容错失的好机会。

林清染犹豫片刻,径直前往书房。

她放缓步子靠近,警觉查看四周无人,随后推开书房,抬步迈入后小心将门关上,谁知一转眼却是对上双漆黑眼眸!

书房内竟然还有一人!

林清染冷眼看着面前蒙脸之人,心里盘算着现在她要是大喊着倒打一耙,会不会有杨府下人前来时,面前之人抬手摘下面巾。

“是我。”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