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住不了的院子
A+ A-

朱墙黑瓦,青竹林立。

富丽堂皇和风景秀丽两种风姿融于一处,富贵间不失清雅,少见的风景。

看来这回林相是真的下了功夫的。

一夜之间出了这么个院落,也当真是为难林相了。

林清染唇边讥笑更甚:“劳烦这二位跟相爷传个话,这院子我住不了。”

丢下话语,林清染按照记忆找到了原主所住的破败院子,好在天色尚早,她开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然而她并没有整理许久,林相很快赶到。

“染儿,你这又是何苦呢!”

他嘴上好似极为心疼,面色却是冷然阴沉,让人见之生畏。

林清染手上工作不停,连个正眼都没给他,自顾自忙着自个儿的事情,一言不发。

“你当真以为,太子是你不嫁就不嫁的么!”林相怒吼,终于揭下伪善的皮。

这幅模样,林清染反倒愿意正眼看去:“太子我自然是得罪不起,但是相爷你也别忘了,好好活着我做不到,死,我还是可以办到的。”

她笑容奇诡。

林相一时愣住,旋即皱了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林清染只嫁良人,不受威胁,若是太子和相爷非觉得强逼有意思的话,林清染少不得要在新婚当日,送太子份泼天大礼,想想当朝太子的侍妾大婚之日身死,会不会有人觉得是太子不吉利?”

这个朝代极为看重鬼神之说。

是以林清染以此为要挟,不怕太子和林相不妥协。

就算他们用药将她新婚之日控制住,那大婚过后呢?前三日,前七日……

只要有突破口,有的是人想抓住太子把柄,借此生事,远了不说,她不信云野鹤那样目的性极强地人会因为什么仁义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太子地位有多高,就有多少人想将他拉下马,让他跌下神坛。

林相面上显出忌讳之色,沉吟片刻道:“好了,为父知道你的意思了,不会强逼于你,你且先回新的院子,太子那边自有为父去说。”

这么好说话?

林清染将信将疑,收拾的动作和脚步都没有丝毫改动。

她遥遥望着林相,还是那句话:“那样的院落,林清染承受不起。”

本以为这话丢下,林相就该离开了,但谁知林相仍旧站在那里,耐心十足:“林清染不配,但是太子的新宠配,依着太子的性子,若是瞧见我亏待你,只会觉得我拂他的面子,便当是我为你从中斡旋,抬步回去好叫本相交差?”

“既是如此,那便领路吧。”

林清染将手上杂乱甩手一丢,双手拍了拍手上的灰,动作爽快利落。

她不是矫情的人。

林相将话说到这个地步,她又不是傻的,放着豪华别墅不住,非要住这个跟战后重建没有区别的破屋子。

跟着林相前往新屋子落脚,林清染终于明白了何为享受,何为纸醉金迷。

最好的东西和最好的服务以及众人的恭敬,真真容易让人沉迷其中,如果林清染不是经常走动于战场,发自内心觉得人心善意更为可贵,估计都要后悔死拒绝成为太子侧妃了。

毫无疑问,太子侧妃,日后太子登基,怎么也能捞个妃位当当,但这属实不是她所求。

繁华易散,远没有边关真切朴素的感情来的真实。

林清染躺在软榻之上,看着这个时代的兵书,发现许多的经典战例在这个时候还没发生,但是已经在记载中能够以小见大。

这些微不足道的小战斗,往往能笼络出经典战例的影子。

万变不离其宗。

捏着兵书,林清染打定主意,待得她在相府中彻底没了利用价值,她便到这个时代的战场去看看。

前世她半辈子都在战场之上,最后又死于战场,那个地方对于她来说,真是有着极为值得怀念的意义。

她满心畅想,忽然一人推开了屋门,欣喜若狂:“恭喜姑娘,贺喜姑娘!”

躺在软榻上看书,还有喜事?

林清染心下莫名几分不安,慢吞吞放下手中书籍,皱眉询问:“何喜之有?”

丫鬟满脸兴高采烈:“太子殿下在宫中向陛下请了圣旨,说是要立小姐您为侧妃呢!眼下传旨的公公已经到了咱们相府门口,老爷喊您去接旨呢!”

太子向皇帝请旨,封她为侧妃?

林清染面色冷肃,这就是林相答应她的事情!

她看着面前高兴的丫鬟露出冷笑:“今日我若要是不接旨,又能怎么样呢?”

听闻这话,丫鬟脸色惨白,跪下便接连磕起头:“小姐,小姐您可怜可怜奴婢吧!要是您不去,相爷饶不了奴婢的!求小姐可怜可怜奴婢吧!”

小丫鬟哭嚎声一声接着一声,林清染始终不为所动,直到一道挺拔身姿走进屋内,她才自软榻之上起身。

“哥哥。”

曾对原主照料颇为的林展庭亲自前来,林清染还是极为恭敬的。

“你先下去。”林展庭挥手让小丫鬟退下。

屋内只剩下他们二人。

林清染皱了皱眉,先一步开口道:“我事先与相爷已经说明,绝不会嫁太子,他明面答应,却是与我玩这种把戏,真以为相府能够威胁得了我不成!”

她一字一句表达不满。

林展庭轻叹摇头:“我便料到你会如此,话说回来,以往倒是没觉得,你是这么个倔强性子的人。”

“便是哥哥来,我也绝对不会出去的。”林清染直言说道。

如果她今天依照众人意愿出去接旨了,那她日后也就只能被丞相和太子拿捏在鼓掌之中,想到以后都要在后宫之中跟女人争风吃醋,林清染便觉得忍不了。

为了一个对原主那样,与她毫无关系的丞相府,妥协嫁入后宫,林清染不可能让自己做出那样的决断。

哪怕面前的林展庭让她颇有好感也没用。

她目光始终坚定。

林展庭无奈失笑:“你这丫头!”

“今日你必须要出去接旨,为了相府中所有无辜的人。”林展庭开口,林清染不以为然,根本不打算回去接旨。

然而,她却听见林展庭在她身旁俯身,低声言语。

听着耳边的话,林清染眼眸瞪大:“当真?”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