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林清染是公务
A+ A-

小厮气喘吁吁:“太子,太子和丞相大人来了,要见王爷!”

说罢,他挣扎开简妍的手转身朝着书房跑去,不一会儿云野鹤势必会出来遇上两人。

简妍怒视林清染:“都是你惹下的麻烦!”

此事无可推脱,她也没想推脱,林清染抿唇,坚毅道:“太子和丞相的事情我会妥善安排好。”

总不能真的因此连累云野鹤。

她抬步要走,却听见重重冷哼声:“如此有志气,你现如今也不过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无权无势傍身,如何跟太子和丞相两者抗衡?”

云野鹤已然带着小厮迈出院子。

林清染转身回看他一眼,唇瓣抿得更紧:“那也是我跟太子之间的事情,与王爷无关。”

这不是气话,云野鹤擅闯东宫,可以借口她是丞相之女将她带出,免于受责,但今日丞相前来,太子与丞相商量过后,她的主,非但自己做不了,云野鹤也没资格插手。

如若硬要搅进其中,云野鹤必要受到牵连,本来让他闯宫救她就已经让她颇为愧疚,眼下若是他在真的为她与太子起冲突,那她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王爷,此事……”

她意欲跟云野鹤道情厉害关系,谁知云野鹤只拿了一句话堵上她的嘴:“你是本王需要用到的人,不容有失。”

他言之凿凿,好似真有此事,但两人都心知肚明,林展庭并未看在她的面子上提供消息,现在的她,跟他要调查的案子没有一丝关系。

这人是在找借口保下她。

林清染直直望着云野鹤,目光颇为复杂。

云野鹤始终没有避开,两人对望,莫名情绪在空中升起,林清染鼻尖微酸,像是找到依靠的小孩子。

但是可惜,她没有依靠,云野鹤与她毫无关系。

“多谢王爷。”

她郑重拜下一礼,发自真心的感激:“日后凡有王爷用得上的地方,您尽请开口,林清染万死不辞!”

现在的她毫无利用价值,云野鹤如此对她就是实打实地恩情。

“自然,能用到你的时候,本王绝不手软。”云野鹤丝毫不客气,抬步便往小厮引领方向走去。

林清染见状赶忙跟上,简妍也不甘于后。

“你来做什么?”

一处拐角,云野鹤停下步子,皱眉看向简妍,好似对她极为不满。

“妾身,太子和丞相来者不善,若是有妾身在,他们也许会掂量一二。”简妍目光殷切,见云野鹤不语,急急又道:“妾身是对林姑娘有些误解,但是事关王爷及王府,妾身绝不会糊涂的。”

“胡闹!”

云野鹤厉声阻拦简妍还要继续的话语,眉头紧皱成川字:“本王与太子和丞相所要议论的林清染之事乃是公事,你一个后院女子作何插足?”

简妍挨了训斥,却是喜笑颜开:“妾身谨遵王爷之命,这就离开。”

她带着丫鬟离开,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意,行走间衣诀蹁跹,光是瞧着就能看出她极为高兴。

就因为云野鹤跟她划清关系的一句话。

林清染一时间心头百味杂陈,不知该喜该悲,能让简妍如此重视,多少说明她在云野鹤这里还有些地位吧?

可云野鹤划清界限的话语还在她耳边回响。

跟着云野鹤快步赶往一处院落,林清染望着身前挺拔身姿,自嘲笑笑,彻底些了那些个暧昧心思。

再好,也是旁人的夫君了,哪怕他还未迎娶正妻,也与她毫无关系。

就因为几次帮衬,她便上赶着以身相许?这是不可能的,纵有心动,也仅止于心动。

“日后林清染必定报答王爷恩情。”

她再次开口言说,是想证明什么,更是想与他彻底划清界限。

前方的云野鹤没有半点反应。

但他必定是听见了,只是不想理?

林清染皱了皱眉,没说什么,事实胜于雄辩,她自会用行动表明一切。

“三皇弟好生忙碌,让孤好等啊!”

冷嘲热讽声音传入耳中,林清染这才发现,两人已然到了王府的会客厅中。

太子云子昂高坐上首,居高临下。

林相在左侧落座,她一抬眼便对上了他精光微闪的眼。

这君臣二人必定已经达成协议。

林清染眉头簇得更紧,看着云野鹤落座于右侧座位,在他身后站定,有些忧虑他该如何行事。

底下丫鬟奉上茶水,云野鹤抬手接过,轻抿了口,随后才不慌不忙道:“太子殿下日理万机,臣弟岂敢相比,只是近来臣弟奉命调查杨老尚书离奇死亡,这才稍显忙碌了些。”

“哦?既然如此,那三皇弟想来是没法子照料林小姐了?”太子笑吟吟开口,目的明显。

云野鹤把玩着茶盏,正眼都没给云子昂一个:“太子殿下误会了,林大小姐无需臣弟照料,相反关于杨老尚书的案子,臣弟还有要请教林大小姐的地方。”

“哦?”太子不信。

目光在林清染身上肆意打量,不像高坐庙堂的储君,只是个街头游手好闲的混混。

偏偏这样的人做了太子。

林清染瞥了眼林相,抢先云野鹤嗤笑道:“杨老尚书离奇死亡的那段时间,爹爹曾派人慰问过,后来相府所派遣之人莫名成了尸体,三王爷恰好发现些许尸体,找我问问情况。”

“林相,当真有此事?”

闻言,云子昂转眸看向林相。

自来到这里就一直沉默不语,作壁上观的林相此刻被点名,像是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确有此事,不瞒太子殿下,老臣觉得府中之人莫名丢了性命怕是与杀害杨老尚书之人有两分干系,如今正在暗中调查。”

“何必暗中调查,不若相爷将你府上那群身死的小厮交给本王来处置,也好一并查明真凶,省得相爷再费心费力。”云野鹤接话。

林相叹息摇头:“三王爷本已事物繁忙,相府的事情不敢叨扰三王爷,老臣府上的人到底服侍老臣有一阵子了,便让老臣亲自查出凶手吧!”

“本是顺手而为,岂有叨扰一说,还是说林相对本王并不信任?”

云野鹤说着,眸光直朝林相看去,锐利如刀。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