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气恼
A+ A-

这样大的声音,这么点距离。

不用细想林清染都知道书房里的人必定是听见了。

现在想走却是不能。

林清染挤出抹笑意,勉强道:“我是来谢过王爷相救之恩的。”

“咦?那正好进去啊!主子就在屋内。”

铭轩自院门口走近,随手打开书房的门,望见其内的情形,微微呆滞,目光在云野鹤和简妍身上游移不停。

许是意识到自己惹下祸事,铭轩避让到一侧,低眉垂眼。

顺着他的目光望见他沾着泥土的鞋,林清染无奈扶额,心知这人不知打哪刚回来,不晓得情形,也是好心,林清染更是叹息。

“王爷只是在审侧妃娘娘?”

林清染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抬步进了书房,瞥了眼脸色苍白的简妍,心知她现在是辩无可辩的情形,开口为她开脱:“侧妃娘娘这是怎么了?说起来多亏了侧妃娘娘将云娘留在府上,不然还不晓得这丫头要惹出什么祸事呢。”

平心而论,简妍说的一点没错,所以林清染极其正常开口。

简妍脸色更白,她咬着唇瓣,不安去觑云野鹤的脸色:“王爷,妾身知道此举对不住林姑娘,但当真是为了王爷、王府着想,还请王爷看在妾身一片真心,饶过妾身这回的自作主张吧。”

林清染瞧了一眼,淡然自若收回目光。

这人定然以为她是要添油加醋,可惜她还真不是,虽然对简妍将云娘看住,不想救她的操作极为深恶痛绝,但顶多只是想扭头就走,不多管多问罢了。

说一千道一万,从太子手上救她不是三王府或者云野鹤必须要做的,他们没这个义务,所以简妍所为,哪怕她真的很气,也无权无势问责什么。

帮她是情分,不帮她是本分。

林清染拎得清楚,于是继续道:“多谢王爷相救,清染满心感激,日后若有机会必定结草衔环相报,然而侧妃所做,也并无问题,虽然法子欠妥,但到底为了王爷,为了三王府。”

“你倒是大度得很。”

云野鹤目光直直望她,语带讥讽,显然不满林清染的态度。

这幅样子可跟方才避言,说是为了府上规矩时截然不同。

简妍咬唇不忿,但也心知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尤其是在王爷心偏的没边儿的情形下!

她指尖紧紧握起,掐的掌心刺痛,这才将将忍下心中的愤懑之情,都是林清染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然而简妍不知的是,她自以为隐晦的作态其实早被云野鹤和林清染收入眼中。

林清染心下冷笑,对简妍没有任何愧疚,到底救下她的是云野鹤,不是她简妍,再者,对于云野鹤,她便是有所悸动,也根本什么都没做,两人之间清清白白。

更何况,她简妍不过云野鹤一个有名无分的侧妃,哪里来的脸对她升出敌意?

“王爷过誉,是侧妃本就无错。”

气不过的林清染只可惜自己不该走这一遭,这样就不会遇上铭轩,被迫进来给简妍开脱,还得不了好脸色!

云野鹤露出笑颜,显然是清楚知道一切,戏谑道:“既然你都不怪,本王也无话可说,此事就这么罢了吧!”

简妍忙不迭告退离开,林清染紧跟着也转身离开。

她与云野鹤终究没有什么关系,现在谢也道过了,情也说了,再在书房里呆着,怕是日后简妍逮着机会能将她撕开成一块块的。

两人一同离开,云野鹤望着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唇边笑容落下,凌厉眸光陡然朝着铭轩扫去,吓得铭轩额上冷汗直流:“主子,属下当真不知是这样的情形!”

“本王可说责罚于你了?”

云野鹤冷着面容垂首,开始过目剩下的公务,不悦的神情怎么都遮不住。

铭轩胆战心惊看了一阵,发觉自己当真不懂自家主子,明明不高兴成那样,结果竟然真的一点火都没发。

将事情禀告给云野鹤,铭轩便手忙脚快的就离开了,生怕云野鹤回过神来就将他一顿责罚。

瞧着铭轩跟风似的离开,云野鹤手中动作一顿,他自个儿的情绪他自己再清楚不过。

他确实不悦,但那是对着林清染。

将她救下,虽本就不是冲着什么救命之恩,但看她不甚在意模样为简妍求情,他便气不打一处来。

直白来说,他觉得林清染是个可塑之才,能堪大用,当然也有些私心,所以将她救下,自问没什么不对,可林清染当真与他明码算账,他又觉得不行。

不是喜欢为简妍求情吗?

那就成全她!

看看简妍是怎么感谢她的!

云野鹤冷着面容埋首公务,只等着听好消息。

简妍也确实没让他失望,刚出了院子,避开云野鹤便变了脸,不,她今儿一直都没什么好脸:“林姑娘当真是好本事!轻轻巧巧几句,便将好人做下了!”

她出言讥讽,林清染也不甘示弱,一改先前和善,冷笑道:“好人?侧妃还是庆幸今个儿铭轩侍卫恰好赶到,否则你以为我会为你求情不成?”

“你!”简妍伸手指来。

林清染抬手将她手指拍开,直言不讳。

“怎么?侧妃怕是忘了,我在王府停留,全是仰仗王爷,与你是半分干系也无,欠下王爷的,日后我自会找机会报答,王爷尚且未曾说什么,侧妃还是规矩些好,至于我对侧妃……看在王爷的面上客气罢了,你若当真与我不客气,我也少不得与你不对付了!”

“林清染,你别忘了,你现在身在三王府!我是三王府的侧妃!寄人篱下不知收敛便算了,出门惹了太子这样的泼天大祸,你反倒还有理了不成?”简妍质问。

对此,林清染嗤笑:“看来侧妃真是看错了我,本小姐还真不是什么软弱可欺,供你随意拿捏的人!再有,还请侧妃记住你自个儿的身份,不过是个侧妃罢了!若你是与王爷共患难的王妃,我自然对你恭敬有加,可惜不是,能为你求情已然是全了情分了!”

“你放肆!”

简妍被戳到痛处,彻底变脸,她欲要说些什么,一小厮神色仓皇要往书房里走去,简妍立时收敛,顺带还问了句:“急急忙忙找王爷做什么?”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