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抢人
A+ A-

云娘得了太子放过,然而还是觉得有诈,一路上边跑边回头望去,直到回了三王府确定无虞,她才松一口气。

站定脚步,云娘缓过神来,站在门口便扬声道:“快!快找王爷!清染小姐被太子殿下带走了!”

她声音中隐含哭腔。

然而却未吸引到身处书房中处理公务的云野鹤,闻声赶来的是简妍。

“出了什么事情?”

简妍听闻哭泣之声,自远处快步赶来,云娘哽咽着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侧妃娘娘,您可要快些救下清染小姐啊!”

云娘满心焦急,是以并未发现简妍目中的喜色。

林清染被太子带走了。

王爷会不会去救林清染,她不知道,但是如果她今天将云娘好生安抚,将事情压下,瞒过王爷,那么王爷就势必不会去救林清染。

再依着太子的性子,无人相救,林清染必定成为太子的女人,管她愿不愿意!

太子侍妾哪里还有住在三王府的权利呢。

越是琢磨越是激动地简妍眸光微闪,温声安慰道:“莫要惊慌,清染还有王府在呢,你一路回来惊慌失措的该是吓坏了吧,先回院子收拾收拾,免得旁人说咱们三王府的人没有礼数。”

闻言,云娘连连点头,抹着眼泪水回了院子。

“派人看着她,既然已经回了院子,那就别再让她出来了!”简妍语气冷淡,带着股子极其清晰的狠意。

她周身之人即刻会意,沉默应声。

简妍抬眼望向门口,脸上带着诡异笑容:“方才的事情,本侧妃不希望传到王爷耳中,你们说,可好?”

云野鹤向来不管后宅之事,因此三王府中事事都要过简侧妃的手,若是得罪了王爷,最多离开王府,而要是得罪了简侧妃,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门口侍卫心知肚明,对简妍唯命是从。

“谨遵侧妃之意!”

众人应声,简妍得意离开,待得门口风波稍平,一人才显出身形自外走近。

正是领命去保护林清染的暗卫。

他深深看了眼门口守着的小厮,抬步便去找铭轩。

书房之中他将事情一五一十交代,尤其简妍吩咐府上下人那块。

如果云野鹤身为王爷,说出的话却在府上一点用处没有,那日后的三王府绝对处境不妙,云野鹤这个三王爷更是沦为摆设。

“王爷……”

铭轩侧眸,毫不意外见到自家主子脸色沉下,目中透着刺骨寒意。

他扯了扯嘴角,想说出口的话莫名忘了个干净,看着一言不发起身离开的主子,心中喜半掺忧。

能有个为底下人着想的主子固然好,但动了林清染那位可是当朝储君,太子云子昂!

“看好侧妃。”

铭轩匆匆叮嘱一句,心知今日无论林清染什么下场,简侧妃最起码是少不了一顿责罚。

暗卫应声,铭轩快步跟上自家主子。

主仆没有半分耽误磨蹭,然而入宫,又是到东宫之中还是因着程序阻碍了许久,在门口又被人拦下。

“主子,这里是宫里,咱们还是不要轻举妄……”

铭轩话音未落,云野鹤已经抬步踹开了门口守着的东宫侍卫,义正言辞:“本王找太子殿下有要事相商,你们若是阻拦出了要事,谁来担责?”

闻言,东宫守卫不敢再来,顶着这样的说辞,云野鹤抓着个东宫小厮直入太子寝宫。

“嘭!”

殿门被云野鹤一脚踢开,他抬步而入,铭轩守在门口,强撑着冷色跟众多东宫侍卫对峙。

“什么人胆敢擅闯东宫!”

屏风之内,榻前一人察觉动静,转身怒斥。

云野鹤越过屏风,瞧见衣衫不整如太子,心底怒火当即不可遏制升起,他面色冷硬,声音更冷:“太子殿下可知带回的是什么?”

“哦?见三弟这幅模样,难不成是你府上的侍妾?”云子昂眼眸微眯,目中几许忌惮。

若真是云野鹤的侍妾,他不问清身份当街抢来,再被云野鹤以此上柬一回,明日朝堂之上他绝没有好果子吃!

“太子殿下误会,这位乃是相府大小姐,你那侧妃的嫡姐,不是太子殿下想要如何便如何的人,还请太子殿下让臣弟带走。”云野鹤冷声言说。

云子昂却是松了口气,不甚在意笑道:“孤还当是谁,既是相府家的千金,待得今日事后,孤自然回去相府提亲。”

对于今日前来的云野鹤,他压根不放在心上,论身份论地位,都由不到云野鹤来管他。

这一点,云野鹤也是心知肚明,他侧于身侧的大掌轻轻握起,其上青筋暴起,一如他此刻的心情。

受人钳制的感觉……当真不好!

“太子殿下身为人君,还是莫要行此荒唐事情为好,也免得让朝中御史看了热闹去!”

云野鹤放声说道,云子昂冷笑一声,两人相对而立,到底没撕破面上那层情分,只是暗潮汹涌罢了。

“唔,嗯……”

屋内寂静之时,榻上人嘤咛出声。

云子昂闻声露出暧昧笑容:“朝中御史,明日孤自然会去处置,但今日,美人已经等不得了!三皇弟还是哪来回哪儿去吧!”

“若今日臣弟当真要带她走呢?”

云野鹤望了眼榻上衣衫半褪,面色潮红的女子,眸光微深,抬步跃上,太子阻拦,奈何云野鹤分毫不让。

再者,云野鹤冷笑道:“这位可是相府嫡女,太子殿下当真要得罪丞相不成?”

为了个一时急切得罪丞相显然不是桩好买卖,云子昂稍作思量,便退让开步子,任由云野鹤将人带走。

今日姑且算了,但是日后,这女人定然会是他的!

瞧着云野鹤将人随意包裹,遮住大片露出的白皙肌肤,将人抱起,云子昂不甘警告道:“三皇弟可莫要与本太子言辞恳切,却控制不住自己,待得日后孤往相府走上一遭,她还是孤的!”

“太子殿下放心,若真是如此,臣弟绝无二话!”云野鹤不屑冷哼,鄙夷太子之意言于溢表,抱着怀中不断动静的林清染抬步出了东宫,再是皇宫。

“王爷,这么多人见着,怕是不好吧?”

铭轩小心翼翼询问。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