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会面
A+ A-

他这算是……调侃?

林清染跟在身后上了马车,在狭小的空间里,一时间有些气氛尴尬。

“你怎么约他出来的?”林清染开口问道。

看云野鹤一身打扮,分明长了一张将军脸,套上书生的衣服倒也不觉得突兀。

“是他约的。”

“他想知道妹妹在我这有没有吃苦。”

听得这里,一时间林清染有些鼻头发酸。

尽管她没有像原主那样跟林展庭有十几年的感情,但这些记忆她都拥有。

酒楼约的不远,不多时便赶到目的地,按云野鹤吩咐,林清染率先下了车,去寻林展庭定好的雅间。

一进入雅间里,林展庭赶忙围上,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见她安然无恙才长舒一口气:“你没事就好,真是害怕三王爷会对你不利。”

话音刚落地,云野鹤便推门而入,林展庭迅速噤声,招呼他们入座。

“听大小姐说,林公子一向忠厚有加,本王便不多掩来意了。”云野鹤直入主题道,“都安县的命案如今已闹上朝廷,牵扯众多,其中内幕种种,想从公子这打听一些消息。”

闻言,林展庭却是紧蹙眉头,似是不知所言,反问道:“都安县的命案我有所耳闻,退休的老尚书杨和豫在家中遭人暗杀,作为朝廷命官,在朝时得罪的人多了,如今遭人仇杀也是情理之中,何谈内幕?王爷又能从我这儿获取些什么?”

看林展庭这反应,似是不知内情,云野鹤微掩诧异,“据说命案发生时有目击者幸存,听传言是相府派人慰问,兴许相府的人目击过,这才想打听一二。”

林清染垂下眸揣摩着,她自知云野鹤怀疑什么,但并未向林展庭道出实话,反而开始旁敲侧击,企图套出些信息来。

也不失为一条妙计。

“案发当日,我爹的确派人去慰问了杨老,但那些人在途中遭遇伏击,已无人生还,想来是凶手发现他们,杀人灭口了。”林展庭细细回想那日情景,推测道。

听得林展庭的信息,云野鹤眼眸忽的一亮,追问道:“你可还记得都有哪些人?我们沿途发现一些尸体,也许就是你家的人。”

林展庭蹙眉,似是发觉不对,一口回绝道:“王爷莫再追问,这些事情相府自会处理,不劳王爷费心。今日得见吾妹,清染一切安好便可,展庭不再多留,告辞。”

话毕,林展庭起身作揖,大踏步走出雅间,匆匆离去。

林清染紧跟其后,出了酒楼跟上他的步伐,还未开口便被林展庭扯进小巷中。

“妹妹,三王爷一向与相府不和,纵是爹爹愧对于你,你也万万不可与其勾结,害了咱相府。”林展庭双手抓住林清染的手臂,劲力强悍,使她有些麻疼。

“兄长何出此言,既与相府没什么关系,那就不要这么慌张。”

“三王爷把手伸长,定是想要将这顶罪帽扣给爹爹,切勿与小人多言,你跟我回家吧,我怕你有危险。”林展庭说着,便试图抓着她离去。

林清染迅速甩开他的手,几步退回巷中,摇头拒绝,“兄长所言我会记着,但我已与相府无关,那不是我家。别太担心我,记得代我向夫人问安。”

“妹妹……!罢了,你只需记得,三王爷心眼多着,真真假假,你自己也难辨,莫要轻信任何人!”

话毕,林展庭却也不多纠缠,转身便混入人群中,淹没不见。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