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命案
A+ A-

原主的记忆有关面前这男人的信息少之又少,林清染知道他是战无不胜的三王爷,也知道他近来对相府多有戒备。

也不难推测出,她已经沦为棋子。

“丞相的确不久前派人出府秘密行动过,我也是偶然撞见的,不知去向。”林清染叙述道。

云野鹤挑眉,几分玩味溢于言表:“千金聪慧有加,这些年为何要忍辱负重?”

“王爷谬赞,我提供的信息很少,恐怕帮不了王爷太多,只不过,相府的大公子是正人君子,王爷可尝试突破,言尽于此。”林清染垂眸,尽量避过他的目光。

“王府缺由头约他出来,易多生事端。”云野鹤余光扫向她,“这些时日你便先住下,王府不会亏待了你。”

林清染微微蹙眉,拒绝道:“多谢王爷美意,不过我一向自由散漫惯了,你我还是江湖路远,就此别过吧。”

一旦应下来,她就再难脱身。

云野鹤仿佛料到她会这般作答,低头为她斟满一杯酒,云淡风轻道:“你住下,王府不会亏待你。你出去便不一定了。”

林清染身子微微愣怔,僵硬地将眸光投向他,几分复杂一闪而过。

“本王是确保你的安全,在王府你享有一切自由。”云野鹤避开她的眸光,炽热到有些烫人。

林清染没再出声,任由铭轩将她安排在书房最近的客房中,这才了解到,云野鹤的后院几乎填满了女人。

头几日倒是不见有人寻衅,林清染也乐得自在,偶尔会被云野鹤叫去商讨约见大公子林展庭的事宜。

“大小姐,您真幸运。”

前些日子派来服侍的侍女正端详着贵妃椅上小憩的林清染,小声嘀咕着。

听得这话,林清染又将微眯的眼眸半睁,慵懒问道:“此话怎讲啊?”

“奴婢打小服侍王爷,从未见过这间客房里住过女子,大小姐是第一个。”侍女云娘眉眼弯弯,喜笑颜开着。

瞧她这副模样,林清染倒是来了兴趣,从椅上坐起,问道:“为何这间客房不住女子?”

云娘笑道:“小姐有所不知,我家王爷一向不喜女色,这间客房距王爷书房不过几步,易多受叨扰,平日里都是些贵客或王爷至交才可住得。”

不喜女色吗?可是明明他妻妾如云……?

“后院那些女子不是王爷纳的吗?”

“那些都是宫里的大人送来的,王爷从不亲近她们,倒是她们喜欢三天两头寻机见王爷一面。所以云娘才斗胆认为,小姐真是幸运。”

林清染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沉默着。

何谈幸运,她不过是皇家斗争的牺牲品,横竖难逃此命罢了。

只不过,都安县的命案事关重大,就算是给云野鹤当了枪使,也算是造福百姓。

“大小姐,王爷请您过去了。”

云娘出去和外面通报的人对接后,回来催促道。

掐着日子,今日该是去和林展庭会面了。

“我随后便到,请王爷稍候片刻。”

简单梳理一番踏出房门时,却见云野鹤已在门口等候多时。

“我以为王爷会在马车上等候。”林清染盯住他的眸,似是没料到此景。

“给别有用心的人看了去,怕大做文章,以为我府上到了位摆架子的大人。”云野鹤轻飘飘丢下这话,便踏步朝府外走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