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袒护
A+ A-

“你什么时候医好的嗓子?为什么不告诉家里?”林相率先沉静下来,阴着脸质问。

见到他这副态度,林清染眼眸中闪过一丝嘲弄,不卑不亢道:“什么家里?有你这么当父亲的么?连自己女儿的情况都不知道?”

话音刚落,还没等众人回味她话中意,她转身便一巴掌狠狠甩在林清柔的脸颊上,她一声尖叫跌坐在地上,新旧掌印交加在脸上,留下几片血红!

“爹爹!她打我!柔儿疼!”林清柔双手捂颊,火辣辣的痛感席卷全身。

“丞相大人方才问,妹妹做错了什么?我来告诉相爷。”

林清染眸色清冷,不见一丝温度,“我娘去世后不久,我就被她和三房扼住喉咙灌药,活生生毒哑我,每日关我在柴房鞭打我,昨夜企图扼杀我,意图活埋我,不过是贱妾所生的庶女,你哪来的胆子?”

“三房姨娘,你好大的胆子!”

三姨娘闻声迅速跪地,眼中噙满泪水,呜咽道:“此事与我母女二人无关!老爷你一向知道我们母女本分!”

“住口!”

林相制止她的哭闹,不见一点情绪。

“你妹妹年纪尚小,既然现在已无大碍,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林相语调平淡,像叙述某件无关紧要之事,“柔儿已与太子定下婚约,不多时便是一国太子侧妃,你应该自豪。”

“太子侧妃?庶女果然只能做个妾啊。”

林清染一早料到林相大概率要袒护她,既已如此,也懒得与他争论。

她可清楚的知道,林清柔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过是庶女罢了。

林清柔拳头紧握,指关节被攥得发出咯咯声,她尖叫着扑过来,顺势拔出头上插着的簪子狠狠刺向林清染。

林清染随军赴前线时练过几下,突遇这类袭击,她瞳孔下意识收缩,整个人迅速倒向另一侧,眼疾手快攥紧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啪”地打掉她紧握的金簪。

“你还想杀我!”

林清染厉声大喝,紧抓手腕的手又加重几分力道,一下痛得林清柔呲牙咧嘴,她抬起另一只手闪电般又扇向那五官扭曲的脸上,这一掌直接将其打肿。

林清染松开她,她身子已软瘫在地,右颊鲜红欲滴,血液仿若即刻便能喷射而出。

林清柔痛得身子不住颤抖,双手罩着脸颊不敢触碰,似是触及便会刺痛,眸中热泪串串簌簌落下,一副梨花带雨之相。

被面前这情景惊一跳,三姨娘的泪水也没绷住,哭着便手舞足蹈地扑向她。

林清染迅速回过神,飞起一脚踹在姨娘腹部,一时间整个人向后仰去,使得她喘不上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还有你。”林清染定定神,眯起双眸踏步逼近三姨娘,“这些年她做的坏事可没少受你的指示,别以为我不知道,难不成我娘的死跟你毫无关系?下贱的人骨子里永远下贱,我娘死了都轮不到你!”

林相给下人们使眼色,府上家丁虽是目瞪口呆,还是硬着头皮冲上去擒住她。

林清染倒是没有挣扎,几下便被家丁摁着跪在地上,仍是高扬着下巴,一副居高临下的盯住他。

“你当真是翅膀硬了!我今日便告诉你,丞相府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林相恶狠狠将桌上的瓷杯摔碎在地,碎渣四溅,划破林清染几寸肌肤,“把她抬出去,给我打死!”

家丁几下将其架起,直愣愣朝外走去。

尚未走几步,便听得堂外发出打斗声,林相揉揉太阳穴赶忙追出,正见得铭轩等人已将家丁制服,把林清染护在身后。

“三王府的人?”林相双眸微眯,紧紧盯住铭轩等人。

铭轩向林相微微作揖:“得罪相爷,我家王爷有命,务必保护好小姐。”

“一个小小侍卫就敢在我相府里作威作福了!本相处理自己的家务,还轮不到一个下人插手!”林相啐了一口唾沫,几分阴狠一览无遗。

“小侍卫的确唐突。”云野鹤清冷的声音穿透过来,面色阴冷,身后随着一队佩刀侍卫,“不过本王府上的侍卫,便是本王的颜面,相爷认为如何?”

林相显然未料到云野鹤竟真的会亲自前来,几番周旋过后才是冒着冷汗呵呵笑道:“相府一向尊敬三王爷,的确不该对王爷不敬,王爷……请自便。”

云野鹤也不做声,只将目光投向林清染。

她静默注视着林相,冷声道:“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我不稀罕相府的一切。”

话毕,转身便直直踏向王府的马车上。

云野鹤善后,不久也回马车上,林清染瞥了他的眸子,不等开口便率先问道:“你在追查都安县的那起命案?”

“果然聪明。”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