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她撒谎!
A+ A-

与此同时,另外一栋别墅里。

西装革履,矜贵的男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修长的双腿交叠着,周身散发着冷冽的压迫力,使的屋子里的气温,顿时降到了冰点。

“人去了哪里?”男人身后的保镖,严肃的问着跪在地上的女佣人。

“ 我们真的不知道啊,她保证了会乖乖听话的,可是没想到竟然偷偷跑了,她说她不是万小姐,很有可能是你们弄错了人。

我们几个已经很尽力的在附近找了,就是连个人影都没发现。”带头的女佣,边说边磕头。

她们也没想到,沈毅寒会突然找来别墅,明明说好了一个月后,发现女人没怀孕,再通知他的。

她们想着,有一个月的时间,一定能找到女人,可是……

“扑通”一声,门口的两个保镖跑过来,跪在了沈毅寒面前。

“你们两个干什么吃的?接个人都能弄错,要你们有什么用?”助理兼贴身保镖阿龙,脸色凝重,质问着地上的男人。

家族里的那些人,今天照常给少爷送来女人,他们这才恍然大悟,前天晚上跟少爷共度一晚的,不是他们找的人。

这万一要是个不干不净的女人,那可怎么办?

“ 我们知道错了龙哥,可人确实是从酒店接出来的没错,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掉包了?”两男人狠狠的打了自己好几个耳光,登时脸浮肿了起来,这才抬头回着。

沈毅寒,那是神一样存在的人,妄想爬上他床的女人不计其数,每天都有人挖空了心思算计着靠近他。

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保不准就恰好这一次,少爷被逮了个正着呢?

“混账东西,自己去受罚,还有你们几个,收拾东西滚蛋。”阿龙一声令下。

地上的人哪里还敢求饶?如临大赦一般起身拔腿就跑。

“少爷,人还继续找吗?”阿龙问着周身散发寒气的沈毅寒。

“消息如果传到了老爷子那里,恐怕他老人家会生气。”阿龙小心翼翼道。

沈毅寒欣长的身影站起来,迈出笔直的双腿,冷声道:“不用找了。”

不用找了?阿龙紧跟在他身后,满脸疑惑,难道就放任那个不知名的女人,带着他家少爷的种子,逃之夭夭?

……

四季酒店。

2525套房的房门被怒火冲天的韩正建一脚踢开,宋英手快,打开了房间里所有的灯。

入目所及,狼藉一片,地上散落着男男女女的衣服,偌大的床上,两个人影交叠,纠缠在一起, 欢快的声音简直叫人羞耻。

房间里充斥着暧昧的味道。

韩正建和宋英同时瞪大了眸子,他们看清了床上男人的脸,竟然是顾思明。

顾思明和韩小冷在一起滚床单?

宋英火气直窜,不顾其他,冲到床边,一把把被子里的女人揪出来,一个耳光打在头发遮住脸的女人脸上,骂着:“不要脸的贱东西。”

“ 是啊,你说得对, 若雪你好歹是韩家的二小姐,怎么能偷鸡摸狗跑出来跟男人做这种事情?”

此时门口处,传来韩小冷慢悠悠的声音,这道声音里,分明含着窃喜和笑。

韩小冷挤进门,拨开挡在前面的韩正建,目光直视床上,狠厉刹那间换成了失望,故意大惊失色道:“思明?怎么会是你?你为什么会和若雪在一起?”

“你们竟背着我,做出这种让两家蒙羞的事情,太过分了,你们把我当什么?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太伤人心了,我不想活了, 你们欺人太甚了。”韩小冷连声控诉,捂着嘴,眼泪说来就来。

韩若雪和顾思明这才明白,他们上了韩小冷的当。

韩若雪狼狈不堪,扯了一半的被子包裹在身上,好在只有父母在,他们以一定不会相信韩小冷的鬼话。

“爸爸妈妈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她陷害 我和思明。”韩若雪咬着唇,楚楚可怜说着, 被打的脸泛着红肿,泪眼汪汪。

“韩小冷,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你竟然给我下药, 陷害我和若雪。”顾思明围在床上,一动不动,只恶狠狠地眸子瞪着韩小冷。

要不是他现在不方便,他一定要把韩小冷揪起来,狠狠的暴打一顿,让她知道算计他的代价是什么。

他虽早和韩若雪暗通款曲,两人如此这般不知道多少次了,但从来没这么丢人过。

反应过来的韩正建,第一时间是去关房间的门,可是韩小冷就倚靠在门上,双手正抓着门把手 。

“让开。”韩正建一脸阴郁,厉声斥着,一双喷火的眸子,更是仿佛要把韩小冷生吞活剥了。

韩小冷不卑不亢的抬起头来,挑衅一般的盯着他问:“爸爸你是打算把这件丑事压下来,然后逼着我跟顾思明退婚,好让韩若雪光明正大的嫁给他是吗?”

“我偏不,我就不退婚,你们现在住的别墅,是我的房产,既然你这么偏心,那你就从我的家里搬出去,你们一家三口, 爱去哪里去哪里。”

“啪。”韩正建恨的咬紧后槽牙,一个用尽全力的耳光,打在了韩小冷脸上。

顺势,她便倒在了地上。

而恰巧就在此时,一群记者从走廊尽头涌过来,将门口挡的严严实实,他们不由分说,先是对着屋子里床上的两人一顿狂拍,而后又把相机对准了可怜的韩小冷。

她趴在地上,仰起头面对镜头,一张哭花的脸,仍然精致到无可挑剔,她这张绝美的脸,仿佛从画里走出来的人一般。

“他们欺我瞒我,被我发现后便恼羞成怒打我,我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拨开挡在脸上的长发,满是手指心的脸,被记者们拍的一清二楚。

“她撒谎,不是这样的,都是她安排的阴谋。”韩若雪不甘示弱,哭的梨花带雨,指责韩小冷。

可她捂着身子,同顾思明一起坐在床上,这样的画面让她的话,非常没有信服力。

“看你现在人非常清醒,却躺在准姐夫的床上说这种糊涂话,你当我们做记者的,没长眼睛不会自己分辨吗?”

“前天韩大小姐的回归宴,身为未婚夫的顾先生你却没出席,看来是对韩大小姐早就没情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