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先生不要啊
A+ A-

  “陈文锦,你好大的胆子!”宋北亭冷着脸道,他居然被这个女人放了鸽子在这?

“先生,我……我没有……”陈文锦努力辩解,可是宋北亭的眼神却让她无处遁形。

“你是想违约吗?”

“不,我没有,先生,我今天去学校报道了,以后我绝对不会自作主张的。”

陈文锦双腿有些颤抖,她不敢想象,若是她违约,这个翻手为雨的男人会将她怎么样?

“呵,那你怎么又回来了?”宋北亭明显不相信。

“学校办理入学手续已经结束了,只有等明天了。”陈文锦有些失落。

宋北亭听了,脸色依然寒着,大步向前走,陈文锦愣在原地。

“还不走,你打算在露天过夜?”

“哦哦,我马上来。”

陈文锦有些吃力的拉起行李箱,跟着宋北亭的步伐,宋北亭长腿一迈,陈文锦不得不小跑跟上。

苏白色的行李箱在陈文锦的脚边,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宋北亭闻声看她一眼,陈文锦立马羞得面目通红。

她的行李箱的一个轮子早就坏了,但是一直没有换新的,这个箱子跟随了她高中三年,她很想把它修好,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会修行李箱的老师傅。

“怎么回事?”宋北亭脸色不明所以的看向她。

陈文锦支支吾吾,这样的理由说出来实在太丢人。“没有啊。”陈文锦掩饰。

宋北亭听到她这样说,就继续大步向前走。可是随之而来的那种刺耳的声音又传来了。

这一次,面对宋北亭眼神的责问,陈文锦不好意思的说出,“是我的箱子,坏了。”

“艾斯”。

宋北亭轻喝了一声,艾斯立马走过去,轻轻咳嗽了一声。“文锦小姐,请把箱子给我吧。”

陈文锦尴尬的站在原地,手却依然搭在行李箱的把手上,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陈文锦,你愣着干什么?

“啊,先生,我自己会走。”

宋北亭语气十分不好,大步向前,一把扯开陈文锦的手,艾斯立马扛起箱子,那股刺耳的声音没有了,寂静的街道上,两人的呼吸清晰无比。

“先生,我自己会走。”

陈文锦想甩开宋北亭的手,可是重复了一遍,奈何宋北亭好像没有听见似的。

“聒噪的女人。”宋北亭冷冷扫了她一眼,陈文锦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这个男人的眼神充斥着肆虐,仿佛无间地狱的恶鬼一般。

艾斯扛着箱子,脸色波澜不惊,可是心里居然掀起了滔天巨浪,这个女人以后绝对不简单。

宋北亭手里捏着陈文锦软绵绵的小首恶,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很奇妙,好像有一种归属感,宋北亭并不排斥这种感觉,反而有莫名的欣喜。

新城的高级贵族学院里面,陈文倩一脸得意的看着陈文锦离开。

“陈文锦啊陈文锦,要怪就怪你没有我的好命吧,谁叫你没有爸的疼爱,唯一的妈又要死了呢。”

“学妹,事情都办好了,她已经被忽悠走了。”

“谢谢学长。”陈文倩扬起一抹妩媚的笑容,直把那位学长给看到了。

嗤,又是一个没有定力的,陈文倩心里嗤笑不已,她才不会对这些凡夫俗子动心,她的男人,谁也比不上。

“还要麻烦学长,明天等她报道,还希望学长不要太过为难她。”陈文倩故作善良道。

“放心吧,学妹。”

……

“陈文锦,你发什么呆?”

宋北亭将陈文锦带回素姨所在的别墅,一顿饭吃的陈文锦战战兢兢,甚至还有一些心不在焉。

“呃,”陈文锦被吓得不轻,结结巴巴道,“先生,我……没有发呆。”

宋北亭脸色不好看,这个女人当着他的面欺骗他?当他是傻子吗?宋北亭感觉自己遇到这个女人,脾气越来越不好了。

“汤来了,小艾你还没有吃饭吧?”素姨一脸喜笑颜开。

今天少爷难得在这里吃饭,她心情挺好,却看到小艾这个孩子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

“素姨,还没有。”

“孩子,跟我来吧,先吃饭,别把自己饿坏了。”艾斯得到老板的指示,自然跟着素姨去了厨房。

当素姨跟艾斯离开之后,陈文锦感觉自己大气也不敢出,整个房间里面的气氛十分怪异。

“喝汤。”

宋北亭长手一伸,陈文锦面前就多了一碗热腾腾的汤,红枣枸杞汤,汤香醇浓,陈文锦挺喜欢这样的味道。

“谢……”谢谢先生还没有说出来,宋北亭薄唇抿出一句,“少说废话。”

好吧,她确实有些话多,陈文锦乖乖闭嘴,然后颇为享受的喝完了汤。

等她喝完之后,她才发现宋北亭直勾勾的盯着她。

陈文锦感觉后背一凉。

“你的课程多吗?”

“不……不怎么多。”

大一的服装设计不是很忙,陈文锦说的很没有底气。

“明天艾斯送你去学院,晚上回来去上夜校。”

啊?陈文锦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些当机,她以为宋北亭不会让她去学院了,可是夜校是什么意思?

“嗯?你有什么意见?”

宋北亭站起身来,眼角眯起,露出非常危险的感觉。

“没……没有。”

陈文锦飞快的搓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怎么感觉好冷啊,身体冰冷。

她有意见也不敢说出来啊?先生你真的威力十足,我不敢说啊,陈文锦哭丧着脸,接受了这个事实。

“去楼上洗完澡等着我。”

宋北亭默默吩咐,看着陈文锦的眼神有些炙热,陈文锦有些不太自然。

等待陈文锦离开,宋北亭才有些烦躁的解开自己的衣领,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宋北亭想不通。

刚刚路上的那小手给他的感觉,居然让他不争气的硬了,宋北亭脸色有些难看,他似乎从来没有被女人这样勾引过火。

浴室里面,陈文锦脸色不太自然,那个男人的气场实在太强大,她甚至都有些透气不了。

镜子里面的女孩,白皙的皮肤,逐渐成熟的酮体,脸上的精致让她多了一种细腻的韵味。

“呼”似乎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陈文锦洗澡之后,就乖乖躺在了那张软的一塌糊涂的席梦思大床上。

床头柜上的一个盒子,被封的严严实实的,陈文锦有些好奇,用手去触摸,却不小心把盒子里面的东西全部打翻。

刚刚走到门外的宋北亭,一眼扫过去,“呵,你还挺自觉,一百万果然花的值得。”宋北亭脸上的冷笑让陈文锦心里一沉。

她其实不是他想的那样一个女人,盒子里面倒出了一个又一个五颜六色的避孕套,陈文锦老脸一红,颇有些僵硬的捡起。

“你……”

有人先一步捡起了最后一个方正的小物品,陈文锦抬眸一看,心里咯噔了一下。

果不其然,她被狠狠扔到了床上,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神色,陈文锦脸色有些难受,不着痕迹的摸了一下自己被撞疼的肩膀。

“啊,不要。”

陈文锦声音有些祈求,灯光大开,陈文锦身上的最后一层浴巾被全部掀开,她脸上感觉到一阵阵羞辱。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