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欺人太甚
A+ A-

  “你们……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陈文锦面色难看,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道。

“陈文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雷充满怒气的站了起来,他走到陈文锦面前抬起手来。

“打吧,反正你从来也没有把我当成过你的女儿,你心心念念的都是陈文倩。”陈文锦面色倔强,目光冷冷,仿佛在看一个外人。

“你……文倩也是你妹妹,你怎么就这么不懂得为你妹妹着想?”

陈雷被陈文锦的那道冷冷目光盯的十分不自然,搁在空气当中的手,放下也不是,不放下也不是。

“文锦,你说什么呢?你爸何时没有照顾你?难道之前给的那二十万不是钱?”旁边的李敏语调讽刺道,那个女人死了管她何事?最好死了永绝后患。

“陈文锦,你……给我滚出陈家,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多余的一分钱我都不会给你。”

陈雷的眼神瞬间变得极其不负责任,原本心里存在的那一点愧疚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我滚,以后我不是你陈雷的女儿。”

陈文锦悄悄抹去眼角的湿润,嘴角微微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容露出。

自从她和母亲被赶出陈家,她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没有给过他们一分钱。

她的初夜,就那样给了别人,呵!二十万,还真是值钱,陈文锦笑的很冷,心也变得很冷。

“不孝女……”

“老爷,犯不着为这样的女儿生气,我们还有文倩啊,文倩一定会给我们争气的。”

陈文锦挺直着腰,直到远去她依然还听到她那父亲和继母说的话。

走出陈家大门,陈文锦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那些苦涩思绪全部刨除。

凉风冷冷的吹拂着她的脸颊,眉头一皱,那剩下的八十万应该是拿不到了,陈文锦这样懊恼的想着。

“站住。”

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陈文锦转头,是陈文倩。陈文锦扫了她一眼,面无表情。

“陈文锦,你怎么还没有离开新城?”

“我为什么要离开?”

陈文锦虽然疑惑,但是却是没有任何表情的道。

她再也不是曾经的那个奢求父爱的女孩了,小时候她总是羡慕陈文倩,跟她长的一模一样,但人同命不同。

“陈文锦,我警告你,我马上就要嫁给宋氏集团的总裁了,你不要妄想那个男人,他是属于我陈文倩的。”

陈文倩傲慢无比,好像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她一样,陈文锦一脸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你的男人关我什么事?我对你的那个所谓男人一点也不敢兴趣。”

呵,她的母亲恨不得她们母女早早死去,而陈文锦却以为自己想抢她的男人。

一家子强盗!用她的初夜换来了商业联姻,一朝成功,就过河拆桥。

“那就好,量你也没有那个胆子”

陈文倩颇为得意,脸上喜不自胜,凌晨五点多她走进那个房间的时候,满脸不耐烦,直到看到那个男人英俊的侧脸,她动心了,迫不及待的想占有这个男人。

“倩儿,你终于回来了?”

李敏兴高采烈的走出来,看到陈文锦还在这脸色瞬间变得嫌恶,“陈文锦,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好,别像外面的哈巴狗一样,一天到晚摇尾乞怜。”

陈文锦听到这话,脸色隐忍,搁在衣袖里面的两只手被自己的指甲生生掐出血来。

陈文锦,你看到了吗?这是他们对你的践踏,若有一天你一朝成龙,飞天而起,一定不要忘记他们。陈文锦的眼神充斥着浓烈的压抑。

“赵妈,你还楞着干什么?把她赶出去。”

李敏见陈文锦还傻站在原地,不由的恶毒起来,赵妈老早就侯在旁边了,听到这话,猛的上前出手,将陈文锦推到在地。

陈文锦重重的摔倒在地,膝盖“砰”的一声磕在地板上,陈文锦冷汗直冒,她可以确定,膝盖一定是出血了。

“倩儿,妈给你准备了你爱吃的红豆沙和甜点……”

“妈咪,我跟你说,那个男人真的好帅,他对我也很满意……”

陈文锦坐在地上,右手撑起,脸色没有一丝表情,倔强的站起来,一瘸一拐的离开。

而那两个人,自始自终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若是医院停止治疗,那母亲的病……”

陈文锦心里的担忧冲淡了膝盖上的疼痛,不知不觉当中,陈文锦就走到了自己的闺蜜陆晚晚住的地方。

“文锦!”陆晚晚大声叫住想要转身离开的陈文锦,“文锦,你快进来啊,这么久你终于来看我了。”

陆晚晚是一个十分重义气的姑娘,文锦比她大,但是她总感觉自己在被这个姑娘照顾。

“嘶嘶……”陈文锦呲牙咧嘴。

素雅的格调,不是特别名贵的家具,晚晚住的这地方她已经来过几次了,此时,她静静的坐在暗红色的沙发上,让晚晚擦药。

“你还知道疼啊?我还以为你打算转头就离开呢,早说过一点都不麻烦,你却从来不多住几天。”

陆晚晚一脸哀怨,好像一个被抛弃了的小媳妇儿一样。

陈文锦尴尬一笑,她原本还真是打算转身离开,她怕麻烦晚晚。

陆晚晚给陈文锦擦完药,陈文锦看了一下自己的膝盖,暗红色的血迹还残留一些,膝盖骨那一处有些惨不忍睹,有一块血肉甚至翻卷着。

“晚晚,你有没有什么容易赚钱的工作?”

陈文锦掩饰住自己的无助,装作平常一般道。

“你想兼职?那倒是有一份工作,去给一些富家子弟做家教,一个小时三百块钱。”陆晚晚抱着自己的手,单手撑起下巴,思索了一会道。

陈文锦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势,然后放下自己的裤腿,脸色更显得尴尬和不好意思。

“不是,晚晚,我是说有没有那种特别多的,我现在需要八十万。”

陆晚晚眼睛瞪大,声音急促问,“文锦,你出什么事情了吗?”

“我妈妈生病了,我必须尽快拿到那么多钱。晚晚,我求你了,我不在乎名声,你一定知道那种渠道……”

陈文锦声音戚戚,她知道她这样不知廉耻的主动寻找那样的工作,确实会被人不喜,可是现在这样的时刻,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文锦,我知道那些渠道,可是文锦,你真的想好了,那些地方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啊……”

陆晚晚试图劝导陈文锦,可是陈文锦心意已决,她已经不是洁白无瑕之身了,卖不卖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能快速拿到钱,我都无所谓的。”陈文锦表情坚毅且冰冷,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