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其它 > 落花时节嫁郎君
落花时节嫁郎君

落花时节嫁郎君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其它

时间:2022-07-01 14:09:39

给大家带来的《落花时节嫁郎君》讲述了沫妍 云彭的故事:把菜炒好之后,叫易恺来吃饭。易恺看着满桌子的素菜:“今晚添两个肉菜,还不错。”易恺嗅了嗅菜,起身就离开了。桌上香炉烧着三根香,真是作孽。每次鬼吃了她才能吃,她能不能理解为这些都是剩菜剩饭。每次吃饭还要燃香,她感觉她自己都快变成鬼了。虽然嘴上说不管郑家,但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她端着碗坐在台阶上继续看易恺练剑:“郑家那个鬼,你识的么?”
展开全部

落花时节嫁郎君:窥看

“今日三姨娘的表情怎么怪怪的,不过是一盘肉而已。”三姨娘刚才的表情未免太僵硬,吃块肉就像要她的命一样。

云彭笑了笑:“不过是多放了些辣椒,可能三姨娘怕辣。”

确定只是多放了些辣椒,看她的表情不像啊!

集市:

姜梵把菜买好之后,不放心的看了郑府一眼。郑府里面有恶鬼,她在修身养息。郑府的人应该也发现了什么,她进去的时候满墙的符咒。

那些符咒只能压住她一刻,等她从符咒里逃出来时一切都来不及了。她的怨气很深,她刚才与女鬼对视时。

她眼里的怨气足够将她吞没,她现在都觉得背后发凉。这个鬼法力很强,她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只愿郑府的人平安。

她拿着菜回到屋子前,易恺正在练剑。或许是久经沙场的原因,剑式没有一丝花俏。都是一击致命,她的运气还真好。

鬼侍这么优秀她也不能落后,等她抬起头时剑尖刺过来离她只有一点距离。只要他往前一部就能刺到她,易恺收回剑:“太没警惕性,若是鬼你连片刻反应的机会都没。”

“你今日有发现郑家的怨气么?”

身上怨气那么深,虽然还有一丝人性。但恨意已将理智吞没了,是个让人头疼的鬼:“发现了,我劝你别招惹她。”

“我才不会多管闲事,我今日去除鬼还被郑家的下人丢出来。他们说我是江湖骗子,我是正规的捉鬼师好嘛!活该他们家有鬼,我懒得管。”

一个个都不识货,可恶!她要去做菜了,不想搭理他了。易恺把菜篮子用剑勾走:“怎么都是素的,你还真是有够是省的。”

姜梵把菜篮子抢过来:“素菜有营养,你懂什么。”

易恺不厚道的嘲笑道:“我很不想揭穿你,只有像你这种穷光蛋才会这么说。”

“随你怎么说,我懒得理你。”他那个嘴巴,她真想抽他几巴掌。穷光蛋怎么了,好歹她还活着。居然被一个鬼嘲笑,他现在也就只能说说风凉话。

把菜炒好之后,叫易恺来吃饭。易恺看着满桌子的素菜:“今晚添两个肉菜,还不错。”易恺嗅了嗅菜,起身就离开了。

桌上香炉烧着三根香,真是作孽。每次鬼吃了她才能吃,她能不能理解为这些都是剩菜剩饭。每次吃饭还要燃香,她感觉她自己都快变成鬼了。

虽然嘴上说不管郑家,但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她端着碗坐在台阶上继续看易恺练剑:“郑家那个鬼,你识的么?”

“我死后醒来就在玉里,此后一直陪着沫妍。”他虽然是鬼,并不代表什么鬼都认识。好嘛!

姜梵往嘴里塞了一口饭,人死后若执念太重。会回到前世在意的物件上,在郑府看到的那个鬼被符咒封着。

除了眼睛其它什么都没看到,若是鬼挣脱束缚。她怕会害死郑府所有人,她虽然告诉自己不要想。可就是控制不住大脑,就非要想这件事情。

“女人,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别惹她,她不是你能惹的起的。”易恺拿着剑直接敲到姜梵的头上,见过找死的这么想死的还是第一次见。

下手每个轻重,不知道头上有没有起包。姜梵揉了揉头,从口袋里拿出从师父那里偷来的书。把碗放到一边,开始研究。

书里有个咒术是可以看到怨鬼的记忆,若是能解开鬼的心结是不是就能消散她的怨气。怨气消散就能转世投胎了,或者是被她收入囊中。

要是鬼的怨气散了,会不会就没那么厉害了。她看着咒术,脑里开始记咒法。要不要找个鬼先试练一下,她不怀好意的看着一旁练剑的易恺。

易恺感觉有道不友善的目光看了过来,警惕的看着姜梵:“看我做什么,别用那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我。”

姜梵看了一眼咒法,开始在心里默念。将手中绑上铜钱的红绳丢出去,红绳将易恺捆住。姜梵赶快脑子有点昏,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越摇越昏,普通一声倒地。她刚昏倒,易恺身上的红绳就解开了。易恺拍了拍姜梵的脸:“喂,你怎么了。”

刚准备看她刚才看了什么,一阵风突然刮了过来。将书合上,易恺也懒得翻。她刚才居然敢捆他,等他醒来在找她算账。

等姜梵醒来时是在一个院子里,院里放满了兵器。各种枪、刀、剑,有她见过的也有她未见过的。

她看着旁边有几个屋子,有个屋子有动静。她闻声走了过去,只见易恺一身盔甲。

拿起桌上的佩剑,不舍的看了一眼桌上的画像:“妍妍,等这次打退吴国。回来我就向皇上请旨,娶你为妻。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副将从门外进来:“将军,可以启程了。这次皇上只派给我们两千精兵,怕是不够。虽然皇上说后续给增派援军,可我怕赶不及。”

“就算是拼死一搏,我们也要打胜仗归来。当初我们五十精兵不是还打败吴国的三千精兵,还没上战场就开始胆怯了。”

副将看着桌上的画像:“将军教训的是,只是将军不再见杨姑娘一眼么?”

“你说,我们会有结果么?杨叔一直看不起我们武将,定不会将妍妍嫁给我。我们之间有太多的阻碍,所以这次一定要大败吴国。”

“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娶妍妍了,若大胜归来皇上一定会问我要赏赐什么。到时候我告诉皇上,让皇上为我们赐婚。到时候就算杨叔反对,也无济于事了。告诉兄弟们,即刻启程。”

易恺将画像小心收好,起身就离开了。姜梵刚才就站在屋内,大家好像都看不到她。那位副将好眼力,画的那么差他都能认出来是杨沫妍。

姜梵跟着他们离城,外面飘着雪。莫名给她一种很伤感的感觉,她四处看着在一家酒楼上看到云彭。

云彭在与一切大臣喝酒,时不时嘴角微勾。她听不到他们在谈什么,见易恺走远连忙跟上。刚出城门就见杨沫妍跑过来拦住易恺的马匹,脸色冻的通红。

头上的发髻都变得有些凌乱,易恺脸色一黑满眼的心疼。帮她把帽子带上,披风往紧的拉了拉。双手包住沫妍的手为她取暖:“不是不让你来么,这么冷的天冻坏你了怎么办!”

沫妍不语只是呆呆的看着他,见他从脖子里面取出玉。戴到她脖子上小声的说了一句话,姜梵凑近听还是没听到。但她大致能猜到,肯定是说等我回来娶你之类的话。

画面好想被定格在这一刻,这大该就是易恺内心最珍贵的东西。她凑近看他,他满脸宠溺的看着沫妍。她撇撇嘴他对她总是一副瞧不起她的样子,没想到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她看着杨沫妍,杨沫妍眼里有泪。大概是不想让易恺走,泪在眼眶打转却始终没留下来。大概是不想易恺看不到她哭,没想到他们还真是一对苦命小鸳鸯。

世俗的阻碍太多,她其实蛮心疼他们的。易恺这一走,对杨沫妍而言就是永别。她大概也感受到了,所以才会哭。

画面突然崩塌,她突然掉到深渊。她拼命挣脱,只感觉脑袋一痛彻底清醒过来。

“吵死了!”突然大喊大叫,手还胡乱扑腾。

这个混蛋又打她脑袋,她揉了揉头:“你打我做什么?”

“那你刚才捆我干什么?看你的眼神,绝对有什么事。”被他一问,姜梵眼神闪躲了几下。

被他一问,突然理直气壮的说了一句:“我想练习法术,不可以么?我要去洗碗了,不和你说了。记住以后不许再打我头,再打我我跟你急。”

她怎么在房间,是易恺扛她进来的。抱她是不可能,除非他脑子抽了。看了他对杨沫妍宠溺的眼神,突然对他好感大增。

他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她刚才那算不算偷窥。应该不算吧!好心虚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反正他也不知道,就当这事从没发生过。

易恺看着她心虚的背影,她绝对有事瞒着他。虽然他不知道什么,但他总有一天会搞明白。刚才被她用红绳捆住,有一种意识马上被抽开剥离的感觉。

他有些记忆好似被人窥看一样,要不是他意志坚定。会有更多的记忆被窥看,她该不会偷看了他的记忆。所以才那么心虚,敢拿他试刀长本事了。

姜梵还在洗碗就被某人提溜起来:“说,刚才是不是偷看我记忆了。”

“我没有,我那三脚猫的道行你不是不知道。我连阵法都能画错,更别说那么高深的法术了。”这么快就发现了,打死都不能承认。

易恺把姜梵放下:“以后再敢那我试刀,小心我用你脑袋试刀。”

“你!”这个混蛋,居然敢威胁她。可恶,这是侍鬼该说的话么!

她开始幽怨的洗碗,她刚才眼瞎了。居然说他不那么讨厌,他依旧那么讨厌。力气大了不起,武功高了不起。

不能发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忍,待会她就下山再去找工作。这世间鬼那么多,她还就不信了。

“喂,收拾一下。待会下山,看看能不能找的下生意。”找他当鬼侍是来捉鬼的,不是让她每天伺候他的。她又要做饭,又要烧洗澡水。

还要劈柴提水,她是个捉鬼师。整天到底在做什么东西,她要回归本职了。斩鬼收鬼才是她本业,她怎么能颓废到整天做这些老妈子做的事。

“只要不是郑家那鬼,剩下的随便你。”

把玩放好之后,用毛巾把手擦干净:“放心,我谨遵你的话。我惹不得我还躲得起,以后我会绕郑家而过。”

他们收拾好之后就下山了,刚下山就听到好多人在一旁窃窃私语。

一个在集市上买菜的大娘与摊主聊天:“听说了么,郑家又死人了。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五个了,郑家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不该招惹的邪物。郑老爷为人很好,经常在城外施粥救济乞丐难民。这样的好人,怎么家里老是出事。”

摊主一说到郑老爷的娘子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谁知道,说不定惹了什么不该惹的大官。郑老爷是不错,谁人不知道他的娘子出了名的难缠。”

沫妍, 云彭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白少女点评:

啊,终于等到大大新书了,只是大大怎么不写快穿了?我是看大大快穿入坑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