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
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

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

作者:枫叶红了

状态:连载中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2-06-28 14:24:59

《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本小说是作者枫叶红了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畏罪自杀?青芽看自家王妃的茫然的模样,心下开始慌了,难道王妃跳进湖里被石头砸伤了脑袋,什么都忘记了?“您别吓我呀,娘娘……”旁边的刘嬷嬷冷冷的看了她们主仆一眼,“王妃,您以为自己装疯卖傻就能躲得过去?那位秦姑娘虽说刚进门,但可是王爷心尖尖上的女人,跟随王爷在战场同甘共苦两年,还曾经救过王爷一命。”“而您呢,不仅跋扈刁蛮,还不知廉耻的与人苟合,生下野种,您和秦姑娘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
展开全部

我为主你为奴

她做了什么?

现在这状态,难道受苦的不应该是自己吗?

“我做了什么啊?……你给我个提示?”看样子好像是她做了错事。

花颜月缩了缩脖子,开始心虚。

不待他说话,忽然一个穿着桃红色袄子的丫环慌乱的跑过来,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说,“王爷,您快去看看吧,大夫说……呜呜,大夫说我们姑娘可能要不行了……”

霎时,苏瑜目光森寒的掠过花颜月,猛的一脚踹过去,冷冷的说,“花颜月,雪瑶要是死了,我就将你大卸八块葬在她身边。”

花颜月根本来不及反应,生生应挨了这一脚,身子如纸飞出去,摔在一片碎石头上,哇的吐出一口血。

钻心的痛瞬间袭来,花颜月原本苍白如纸的脸色,此刻越加惨白。

“拿着我的令牌,是太医院找太医。”苏瑜摘下令牌扔给身边的侍卫,寒眸扫过奄奄一息的花颜月,眼里闪过厌恶,“传本王令,花颜月禁足冷苑,雪瑶一日没脱离危险,就不一日不准给她请大夫,一日不准吃饭。”

“命人在门外守着,要是花颜月出门半步,打断她的腿。”

随后,转身就走,留下一个绝情的背影。

青芽被这声音吓得整个人一抖,努力扶着花颜月,担忧的唤,“王妃……”

再不请大夫,还不给吃的,她们王妃也必死无疑呀。

花颜月脑子乱乱的,全身哪儿哪儿都疼,感觉下一秒自己就要断气了。

她转头,看着起码还算关怀自己的小丫头,大概十几岁的模样,瓜子脸,下一秒就要哭了似的。

微微喘口气,花颜月问她,“你说,我做了什么?”

就算死,她也得当个明白鬼吧?

这一脚之仇,她记住了,他们的梁子结大了!

青芽一愣,她家王妃真忘记了?

“您半夜从冷苑跑出来,捅了秦姑娘一刀。”青芽瞪大眼睛,震惊得很,“王妃您忘记了?”

花颜月眉头蹙得更加深了,嗷,她拿刀捅人了???

真是……胆大包天呀。

“我……我真拿着刀杀人了?”花颜月不可置信的再次问小丫环,感觉有点说不通。

既然她杀了人,自己为什么在湖里?

畏罪自杀?

青芽看自家王妃的茫然的模样,心下开始慌了,难道王妃跳进湖里被石头砸伤了脑袋,什么都忘记了?

“您别吓我呀,娘娘……”

旁边的刘嬷嬷冷冷的看了她们主仆一眼,“王妃,您以为自己装疯卖傻就能躲得过去?那位秦姑娘虽说刚进门,但可是王爷心尖尖上的女人,跟随王爷在战场同甘共苦两年,还曾经救过王爷一命。”

“而您呢,不仅跋扈刁蛮,还不知廉耻的与人苟合,生下野种,您和秦姑娘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

“您做出此等伤风败俗的事情,王爷心善留您至今,可您还不知好歹,竟然狠毒到要杀秦小姐,要奴婢说,您活着也没意思了还真不如刚才就淹死在这湖里呢。”

“刘嬷嬷你放肆!我们家小姐可是王妃娘娘,镇国公之女,你.……”青芽一脸怒容的维护着花颜月。

听着刘嬷嬷的话,花颜月脸色煞白,不会吧,原主居然……玩儿得这么大?

嫁给王爷之前,还与人私通?

还有孩子?

现在还因为嫉妒,动手杀了那个狗王爷的心爱之人?

哦,没杀,还没死呢,就是离死不远。

这境地,她死后重生真是也太惨了。

想起刚刚睁眼时狗王爷掐着她脖子的狠辣,她觉得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暴戾狠绝,还上过战场杀人如麻。

她十分相信,要是他的小心肝死了,绝对会杀了自己给那个什么秦的陪葬。

想想都觉得心累。

但她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谁在穿越前还不是一个满级大佬,深海巨鳄呢?

花颜月歇了歇,眼见小丫头被刘嬷嬷说得要哭不哭的,她开口道,“扶我起来。”

青芽吸吸鼻子,听了王妃的话赶紧小心翼翼的扶她起来。

走到刘嬷嬷面前,花颜月冷眼扫过她,扬起手用尽力气狠狠扇了一巴掌。

“啪!”

听着周围惊讶的低呼,花颜月目光波澜不惊。

既然她是王妃,就应该有王妃的尊严,不管她做了什么,绝不是这群下人可以置喙的。

她还没死呢,就能当着她的面指着她骂,等死后是不是还要挖她坟鞭她尸?

“你打我?”刘嬷嬷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瞪着花颜月。

王爷都回来了,这贱妇还敢放肆,刘嬷嬷恼羞成怒当即就要打回去。

花颜月努力的站直身体,背脊挺得高傲料峭,平静的看着怒不可遏的刘嬷嬷,“我是王妃,我为主你为奴,我打你怎么了?主子不能打一个奶妈子?”

她的嗓子被冰水灌过,此刻颇为沙哑,但并不影响她傲人气势,目光摄人,让人不禁胆寒。

刘嬷嬷怔愣了一会儿,眸光微凝似乎能喷出火光。

真是蛇蝎贱妇,王爷如今回来,死到临头了还不知晓,还敢嚣张跋扈。

刘嬷嬷放下扬起的手,冰冷的对上花颜月的清丽无双的眼眸,冷笑着,“王妃教训得是,但王爷吩咐,那现在就不要怪奴婢不知轻重了。”

“来人!送王妃回冷苑,好好看管!一个蚊子都不能进去。”

陈旧的木门嘎吱一声响,关上了。

还有几个人高马大的侍卫,得了命令在门外守着,唔,持刀守着。

花颜月眨眨眼,看着眼前清冷破败的院子,她堂堂一个王妃就住这儿?

这狗都不住的好吗?

花颜月唔了一声,嗯,看来这原主还真是一点都不受宠爱,要不然,她一个王妃也不能落魄到这个地步。

不过……

她娘家无人了么?

看着在一旁挂着眼泪小可怜儿模样的青芽,她清了清嗓子,“你说,我是镇国公之女?”

镇国公,官应该很大吧?

青芽闻言,抽了抽鼻子一脸疑惑的看着花颜月,“娘娘,您……”

看眼前王妃当真是一点都不记得的样子,青芽心里慌乱得很,娘娘是在湖底撞到脑袋了嘛?

青芽磕磕绊绊的说,“娘娘,您的确是镇国公之女,不过镇北大将军为国捐躯,战死沙场,之后,镇北大将军的兄长,也是娘娘您的伯父承袭爵位,将军夫人对您极好……您当真都不记得了?”

一边说一边看王妃,希望王妃娘娘能够记起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傲霜吖点评:

好看的不能再好看了。作者枫叶红了的文笔很细腻,故事情节很精彩,想像很丰富。《废柴娘亲马甲又掉了》是我读过最好的一本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