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毒医庶妃
毒医庶妃

毒医庶妃

作者: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10-02 14:11:32

小说《毒医庶妃》主要讲的是:司霆烨闻言却是丝毫不在意宁如秋的警告,不过这女人倒是越来越对他的口味,甚至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他几年前的影子,果然把她留下来是个正确的选择,否则他往后的日子必定会少了很多乐趣。宁如秋被府里的下人带到宁茵雪所在的房间,一路上倒是听到了不少关于她中邪的说法。古人还真是习惯把什么事情都和神明挂上钩,只不过是简单的抽搐之症,几乎已经被说成是赵薇蕊被毒死之后冤魂不散,附在了宁茵雪的身上,要来找宁如秋索命。
展开全部

19-嫡姐生病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

突然,一声惊叫伴随着宁茵雪的倒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只见她脸色发白,双眼上翻,全身抽搐不止,已然神志不清的样子。

司霆烨紧紧地皱着眉头,他还从未见过有人这副样子。

谁知这次宁如秋缓缓地开口道,“我就说她活不过今天,可惜你们谁都不信。”

宁如秋站在一旁,看着那些人手忙脚乱的样子,心中对宁茵雪的发病没有半分怜悯。

司霆烨这才想起来,宁如秋似乎真得说过这样的话,只是当时确实没有相信而已。

“你能够救得了她?”在吩咐下人把宁茵雪抬进房间之后,司霆烨对着很是冷静地开口问道,好像这件事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影响的样子。

宁如秋微微侧目,唇瓣一张一合,说出来的话气死人不偿命,“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宁茵雪是你的姐姐。”

“与其说宁茵雪是我的姐姐,倒不如说宁茵雪是尚书府的嫡小姐更为恰当。王爷有意与尚书府结亲,可是如今,宁茵雪却在王府出了事,王爷大可以猜测一下,这责任会归到谁的身上?”宁如秋挑了挑眉,一本正经地分析道。

实际上宁如秋早就察觉到了宁茵雪的不对劲,她当时直言她活不过下个月初八,也就是今天,只是出于一个医者的义务而已。可惜宁茵雪不仅没有在意她的‘诅咒’,还特意为了吸引司霆烨的注意,在身上裹了一层又一层的华服,恰巧今天天气又炎热,她的抽搐完全是在她的意料之中。

司霆烨如鹰般锐利的黑眸紧紧盯着宁如秋,不动声色地说道,“本王又怎么会知道你是不是像害了赵薇蕊一样,又在宁茵雪的身上动了手脚?”

“清者自清!王爷若是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大可以乖乖地从这王位上下来,做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算了!”宁如秋冷声道,她有的是方法证明赵薇蕊的死和她没有半分关系,退一万步说,她连杀人的“动机”都没有。

“无论赵薇蕊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你都必须救活宁茵雪!记住,你没有资格违抗本王的命令!”

宁如秋冷笑一声,似乎是在嘲笑司霆烨的天真。

“王爷这话说得真有趣,想不想救人本就是我自己的事情,更何况我还没有菩萨心肠到去救一个时时想要置我于死地的女人。”

司霆烨的嘴角微微勾起,目光冷冽地说道,“你大可以不去在意宁茵雪的死活,不过一旦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本王会让你那个小丫鬟去陪葬!”

“你在威胁我?”宁如秋愤恨地瞪着司霆烨,恨不得把眼前的男人撕成碎片!

“本王只是想要和你做个交易而已,用那个小丫鬟的命来换宁茵雪的康复,至于要不要答应,全在于你,本王给你足够的考虑时间,不过看宁茵雪那个样子,恐怕耽误的时间越长,她死得就越快。”

宁如秋就快要咬碎一口银牙,她没想到司霆烨竟然卑鄙到这种程度,用小桃来威胁她不得不给宁茵雪医治。

宁如秋很想要一口回绝司霆烨所谓的交易,可是她不能够弃小桃不顾,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真心待她的人,为了小桃,她情愿认栽!

“好,我答应你,我会去救宁茵雪,但如果小桃少了一根头发的话,我必定要你整个王府鸡犬不宁!”宁如秋冷冷地说道,气得全身都忍不住在发抖。

司霆烨闻言却是丝毫不在意宁如秋的警告,不过这女人倒是越来越对他的口味,甚至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他几年前的影子,果然把她留下来是个正确的选择,否则他往后的日子必定会少了很多乐趣。

宁如秋被府里的下人带到宁茵雪所在的房间,一路上倒是听到了不少关于她中邪的说法。

古人还真是习惯把什么事情都和神明挂上钩,只不过是简单的抽搐之症,几乎已经被说成是赵薇蕊被毒死之后冤魂不散,附在了宁茵雪的身上,要来找宁如秋索命。

宁如秋作为一名医者,就算是和她的病人有多么大的仇怨,在她进行治疗的过程中,她们也只不过是医患的关系,这点职业道德她还是有的,而且在宁如秋的眼中,如今的宁茵雪已经完全转变成一具身染疾病的女性躯体。

宁如秋正准备施针,结果便看到司霆烨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不禁冷笑道,“王爷若不相信我的医书,大可换成其他的大夫,而且我施针时要求患者最好一丝不挂,等到王爷看完了全过程,是不是就该去宁府上门提亲了?”

司霆烨抬脚刚要离开,宁如秋的眼中便闪过一丝戏谑的精光,郑重其事地说道,“还请王爷守在门外就好,一会儿还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王爷帮忙。”

闻言,司霆烨脚步一顿,敢叫他守门的人,宁如秋是第一个,亦是唯一的一个!

既然答应了要救人,宁如秋绝不会没品到食言,她吩咐房间里面的几个丫鬟先把宁茵雪身上的衣服全数扒下来,结果竟没有一个人听她的指挥。

见此,宁如秋不禁冷哼一声道,“我说的话,你们是不是都没有听到?”

几个丫鬟均是低头不语,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多出一下,似是害怕极了的样子。

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宁茵雪抽搐得更加厉害,嘴角冒出些许白沫,呈角弓反张之姿态。

宁如秋身为医者,自然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不由得对这个无动于衷的丫鬟呵斥道,“你们都给我出去!换几个有用的人进来!”

几个丫鬟听到宁如秋的话,如获大赦一般地一窝蜂都跑了出去,嘴里还嘀嘀咕咕着说什么总算保住了命。

宁如秋没有兴趣去理会她们,大不了所有的工作都由她自己一个人来完成,越危急的时刻越能够证明一位医者的专业能力和职业素养,就算比这更棘手的情况,宁如秋单枪匹马地都不知道解决了多少次了。

“你不要碰我家小姐,我家小姐肯定是因为你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宁茵雪的小丫鬟怒瞪着眼睛,突然一个箭步挡在了宁如秋和床铺之间,双臂张开像是只护崽子的鸡妈妈。  

20-王爷打下手

宁如秋抚额,不知道该赞赏这丫头的忠心还是讽刺她的愚昧。

“你可以看看宁茵雪的样子,耽误的时间越长,她距离死亡就越近,而无论救不救她,对我都没有任何的好处。”大概是在这丫鬟的身上看到了小桃的影子,宁如秋才会多费这一番唇舌。

宁茵雪的丫鬟将信将疑,恨不得把宁如秋从里到外都翻出来研究一遍,但背后传来的一阵阵痛苦的**声,让她不得不暂时相信宁如秋的话。

“你如果还想要救宁茵雪的话,就以最快的速度把她身上的衣服都脱光。”宁如秋淡淡地吩咐道,幸好这丫鬟的手脚还算麻利。

宁如秋右手熟练地将银针刺入宁茵雪的人中、素髎、百会等穴位,用另一只手的手指顺着经脉的循行经路,在腧穴的上下部轻轻循按。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暂时稳定住了宁茵雪的状况。只是这宁茵雪的抽搐之症并非一时的急症,在原主零零散散的记忆中,宁如秋记得宁茵雪在很小的时候曾经有过高热惊厥的经历,可当时并没有得到彻底的治疗,便自然而然地留下了隐患。

宁如秋为宁茵雪把了把脉,脉象较之前要平稳许多,短时间内不会再有生命危险。

宁茵雪的丫鬟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她根本就不知道宁如秋做了什么,只看见那十几根银针在自家小姐的身上反复提插,竟然能够起到治病的作用?

宁如秋正准备起身去配药,却听到身后传来‘噗咚’一声,回过头便看见那丫鬟跪在了地上。

“奴婢小秋谢过侧福晋的救命之恩。”说完还重重地磕了个响头,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到底有多么心怀感激。

宁如秋的脸上终于露出几分真心的笑容,走上前把小秋从地上扶了起来,语气难得温柔地说道,“去好好照顾你家小姐吧。”

宁如秋稍微活动了下身体,长时间地专注于一件事很容易忘掉其他的事情,比如她在打开房门的时候完全忘记了门外还站着司霆烨这么一个人。

司霆烨从宁如秋的脸上不难看出这一点,站了一个时辰所累积的不满全数转换成了阴沉的脸色,目光冷冽地看着宁如秋,一字一句地说道,“女人,你在耍本王?”

宁如秋干脆没把司霆烨的威压放在眼里,轻笑一声道,“王爷这是哪里的话?之前是王爷拿着小桃的命来威胁我必须治好宁茵雪,如今我做到了,王爷又表现出如此的不满,难不成王爷也有什么隐疾,会让情绪在短时间内转换个不停?”

只要一见到司霆烨,宁如秋的心情就像是坠入了无尽的深渊,满眼望去全是压抑的黑色。

司霆烨无视宁如秋的讥讽,冷冷地开口问道,“宁茵雪的情况究竟如何?”

“王爷所在乎的恐怕不是宁茵雪的死活,而是她如果在王府出了事,所带来的一系列麻烦吧?”宁如秋根本不急于回答司霆烨的问话,因为从他的眼中看不出来丝毫对宁茵雪的关心。

司霆烨挑了挑眉,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嘴角微微勾起,悠悠地对上宁如秋嘲讽的目光,遂道,“本王的心思来轮不到你来揣测,别忘了,如果宁茵雪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你的小丫鬟也活不长。”

宁如秋冷笑一声,很是‘善解人意’地回答道,“王爷说的极是,只不过是我之前低估了王爷的无耻程度而已,用无辜的人命来做筹码,这样看来,我可要比王爷善良多了。”

“本王早就提醒过你,你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宁如秋如今给司霆烨的感觉像是只满心戒备的刺猬,所以总有一天,他要把她身上的刺一根一根地拔下来。

“既然如此,我也只能老老实实地把宁茵雪治好。”语毕,宁如秋目光灼灼地看着司霆烨继续道,“所以请王爷随我一起移步到府中的药房,接下来配制汤药的过程可容不得半分的马虎。”

宁如秋作为医者,对药有种本能的喜爱。虽然这些都是司霆烨的所有物,但配制出来的汤药并不属于自己,这倒让她多了几分心安理得。

司霆烨几乎不曾踏足药房,浓郁的药材味道让他不禁眉头一皱,越发地理解不了为何宁如秋看起来那样兴奋。

“王爷虽认不得这些药材,但应该认字才对,所以为了效率能够高一点,就劳烦王爷亲自动手帮我把药材拿过来,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司霆烨略有几分不耐地说道,“这些事府中的下人自然会帮你办到,本王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耗下去!”

宁如秋竟然打算支使他当药童,看来是自己太过纵容她了!

宁如秋早就料到司霆烨会拒绝,于是才会开口威胁道,“王爷不是很希望宁茵雪不会有事的吗?万一我不小心在汤药中多放了一味药材,那就很有可能从救命变成了夺命,王爷也不希望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吧?”

司霆烨的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但面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你这是在报复本王用那小丫头的命来威胁你?”

“王爷身份尊贵,随便一句话就能够送人下地狱,那我当然要在活着的时候好好享受一番。”

“好,本王就帮你这一次,不过最好不要让本王发现你在耍任何的花招。”

“王爷都肯纡尊降贵,那我一定会好好配药的。”宁如秋轻笑一声,便开始了手上的动作。

“这是华钩藤,我要的是双钩藤。”

“这是青贝,不是川贝!”

……

宁如秋发现完全高估了司霆烨识药的本事,本来不出半个时辰能够解决的事情,硬是被拖成了一个半时辰,如此手忙脚乱的配药过程,就算她没有故意地往里添加什么东西,都不一定能够保证这碗药是无毒的。

司霆烨的脸色阴沉得可怕,且不说他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指使过,就算是皇帝要他办事,都不会对他如此得不满意,宁如秋这个女人真得是太让他怒不可遏了!

宁如秋累得满头大汗,指挥司霆烨拿这拿那,嗓子都快要冒烟,真是让她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可谁知道司霆烨会笨成这个样子?  

宁如秋,司霆烨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永军吖点评:

《毒医庶妃》很好看,好多年没有看到如此佳作,作者加油,最好每天多更几章,速度,给五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